返回一部电影拍了几乎一个季节,再长的故事也要进入结局。 (4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句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席洛澹和谢舟对视一眼,两人的心里很快冒出同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在公司演的戏要被揭穿啦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。”席洛澹拉着谢舟走进来,“坐下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林阳曜也在,但他只是站在旁边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映冬满脸愧疚。

    在他开口前,席洛澹抬了抬手,先回头对谢舟说:“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谢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,可他很快冷静下来,点了点头,“你是不是也……”

    席洛澹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你演得不错啊,我还以为你会很生气很委屈呢!”

    谢舟抬手勾了勾席洛澹的下巴,“你也是,我都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坐在另一边的张映冬干咳两声,“咳咳,你们……稍微……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是吗?不过我还是想给你们道个歉。因为我的事情,害得你们现在遭到非议,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一把捏住张映冬的手,“不准这么说啊!你这么说就跟我们见外了!我们怎么可能会计较?不然早就来找你算账了呀!你是不是等很久了?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张映冬是直接从电视台赶过来的,自然是没吃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说,还是一旁的林阳曜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谢舟对新管家打来个响指,让他去准备宵夜。

    随后,谢舟对林阳曜招招手,“你也坐下来,别站着。”

    林阳曜有点惭愧地坐在张映冬的身后。

    张映冬还是看着席洛澹,“我没想到网上舆论会变成这样,我已经找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席洛澹微笑着打断他的话,“我也已经找公司解决了,我想,谢舟也这么做了。宙海公司的公关部门效率很高的,你应该也是看到网上的言论都已经处理好了,才来找我的?好啦,不要道歉,我想粉丝们也没有恶意,只是八卦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叹气,“干嘛八卦这个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耸了耸肩膀,笑道:“可能因为我们的八卦有趣!好啦,放轻松一点,我和谢舟难道还会生你的气吗?难道我还会对谢舟说,哼!你看,你在外面藏着的人都找上门来了!是不是不把我这个正宫放在眼里!你看,我又不会这么闹。”

    谢舟一脸无辜地朝他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映冬活活被他逗乐,“好……我想,是时候把林阳曜还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那头,林阳曜放在桌上的手缩成拳头,被他收到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席洛澹看他一眼,知道林阳曜一定不愿意离开张映冬。

    更何况,林阳曜是什么物件吗?说给就给,说还就还?

    席洛澹也摇了摇头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愣住,“为什么?这次公司出面压住舆论,不怕以后大家继续怀疑吗?”

    席洛澹说:“现在换掉,才显得欲盖弥彰啊!”

    另一边,谢舟严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席洛澹:“你要是问心无愧,就更应该让林阳曜跟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动了动嘴唇,被他说服了。

    也对,如果他突然让林阳曜回来,那不就更像是坐实了那些八卦嘛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映冬承认,刚才这话,他说得有点冲动。

    看张映冬不再坚持,席洛澹马上问道:“你明天有工作吗?”

    张映冬摇摇头。

    席洛澹便说:“那今晚就先别走了!住下来。不然一会儿吃完宵夜,都快半夜了,晚上开车下山也挺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好像卸下了全身的力气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四人围坐在一起又吃了一顿宵夜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林阳曜好像回到主场一样,与新管家一起收拾出两间客房。

    而席洛澹看出张映冬想要跟自己说话似的,他拉着张映冬站在露台上。

    席洛澹说:“聊聊?”

    张映冬笑了起来,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。

    “少抽点。”席洛澹劝说道。

    张映冬笑了笑,“你不抽说明你没压力啊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:“怎么?身边有林阳曜,让你有压力了?”

    张映冬摇头,“不……不算,只是我到现在,还有点搞不清楚对他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问:“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什么?”

    张映冬吸了口烟,“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?”

    席洛澹哼了一声,“拉倒!这种很容易就能想到了。不如这样,我问你,你讨厌他哪一点?让你这样没办法接受他?”

    张映冬皱了皱眉头,“人不是被别人喜欢,就非要接受的好?说真的,我也搞不清楚我在感情上的想法。我好像没有喜欢过什么人,好像也没有被人这么的喜欢过。以前我都觉得,感情这事儿是和我无关的,你应该也有这种感觉?我记得你以前跟我吐槽过这类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有,席洛澹笑了笑,说:“但得纠正一下,是应该有‘过’这种感觉。我和谢舟在一起后,就感觉不一样。面包会有的,爱情也会有的,你看,你现在不就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说:“你们俩是协议结婚,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拍着自己好友的肩膀,“其实,你不是不喜欢林阳曜。你只是还没学会接受,我知道,也不是之前那个私生粉的事让你对感情产生抗拒,你只是还……还没开窍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瞥他一眼,“我都这把年纪的人,还能怎么开窍?”

    席洛澹微笑起来,“我也不是非要凑合你和林阳曜,毕竟这是你们俩的感情,但是为什么我又看好你们,因为我看得出来,你并不讨厌他,你只是自己没想明白,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会说啊!”张映冬感慨道。

    席洛澹笑道:“要不然你跟我打个赌,赌你和林阳曜的未来。你给自己定个期限,比如到今年年底,如果你和林阳曜还是没有任何进展,你就和林阳曜说清楚,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映冬一瞬间很想说,就算现在让他去找林阳曜说清楚,他也做得到。

    可也是一瞬间,他鬼使神差地,没办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张映冬点头,“好,我跟你赌,就到今年年底。”

    反倒是席洛澹愣了下,“嗳?时间这么短,不考虑一下明年年底?”

    张映冬下定决心似的,把烟头在大理石围栏上用力地撵下去,“不考虑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低头看了一眼,“虽然是大理石,你也不要这么用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映冬拿起烟蒂,“噢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张映冬心里很清楚,席洛澹是在逼他,逼他要去多接近林阳曜,了解他,熟悉他。

    也许有一天,他突然就能接受林阳曜了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年底前,张映冬的每一天都好像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他面对着林阳曜,能感受到他的好,却依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他。

    张映冬觉得,自己是可以答应林阳曜,这样林阳曜会很高兴,大家都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他却又像是跟自己较劲,他和林阳曜的感情,不是为了别人高兴而存在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让林阳曜知道了,他也肯定不会接受自己这么做。

    张映冬眼看着打赌的日期临近,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甚至有点后悔,为什么要和席洛澹打这个赌。

    临近年底,张映冬的工作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天他在电视台录节目。

    内心烦躁得他连着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。

    而录制节目可能要录到第二天凌晨才能收工。

    林阳曜也跟着心焦,说他这样饿着肚子不行,还是应该点宵夜吃。

    张映冬也被他念叨得有点烦,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林阳曜点了炸鸡店的鸡排,但电视台不准外卖员进出,他接到电话后便去门口拿。

    张映冬坐在化妆间里玩手机打法时间,可等他打完两盘消消乐,都没见到林阳曜上来。

    连助理都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,就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,急匆匆地跑来找他。

    “冬哥!”员工说,“电视台门口发生车祸,好像被撞的人是你的那个保镖,你要不下去看看?”

    张映冬猛地站起身,一句话都没说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当时只听到自己鼓噪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他想,不会,林阳曜的身体那么好,不会的?他都还没来得及拒绝林阳曜,他怎么可以就这样出事呢?

    当张映冬冲到电视台门口时,果然看到一辆车装在围墙的立柱上,车头凹陷,引擎盖下面还在冒烟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围在车旁边,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而有两个人正在冒烟的车旁,努力把司机救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,正是林阳曜。

    事后,张映冬才知道。当时这辆私家车的司机是酒驾,开车到半路上酒精上头睡着了,踩着油门一路撞过来。也得亏是林阳曜,拉了一把外卖员,才让外卖员免于这场车祸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工作人员,只是路过门口,刚好听人提了一嘴,以为轿车撞到了人,而且是张映冬的保镖。他像邀功一样上来通知张映冬,结果才发现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可还好有这个误会。

    张映冬当时看到林阳曜宛如超级英雄一般,将撞晕的司机从轿车里拖出来,一口气拉出很远。

    而他们身后的轿车突然冒出火光,若是再晚一点,不说司机,就连林阳曜自己都有可能受伤。

    张映冬的心里突然洋溢出很奇妙的感觉,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。

    像是一个很闪耀的闪光点,直接钻进张映冬的心里。

    而这股冲动,却又在推着他去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张映冬冲了上去,紧紧抱住林阳曜。

    在路灯的照耀下,林阳曜都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更别说他是看清了怀里的人是张映冬,这反而让他更懵。

    林阳曜也不知道该不该搂着张映冬。

    总之,双手很规矩地扶在张映冬的腰侧。

    林阳曜不好意思地问:“怎、怎么?”

    张映冬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阳曜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张映冬:“你别说话,让我抱你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林阳曜问:“是不是喜欢上我了?”

    张映冬遵从本心,说:“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?反正,这一刻,这一秒,我就想抱着你!”

    林阳曜当然不会拒绝张映冬,也紧紧地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外卖小哥在旁边可怜兮兮地喊了一会儿,终于还是把鸡排交到了张映冬的助理手里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月后,这一年的倒数第三天。

    张映冬在机场停机坪,见到比他早两分钟抵达的席洛澹。

    他们俩,还有谢舟和林阳曜,约好了元旦假期,一起出国去海岛上度假。

    张映冬一见到席洛澹,挑着眉毛,有点得意地说:“那个赌,是我赌赢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之前席洛澹在网上看到,那张深夜张映冬深拥林阳曜的照片时,就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也是这张照片,彻底打破此前在粉丝群里流传的网络谣言。

    大家的确没想到,原来这俩人是这关系啊!

    席洛澹问他:“那你现在能确定,自己是喜欢林阳曜了?”

    张映冬瞥他一眼,“或许,感情这种事不好百分百的确定,但可能是有点喜欢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不信,“反正我和谢舟就能百分百的确定。”

    张映冬:“吾友,你看起来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笑问:“哪里不一样呀?”

    张映冬:“变得更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席洛澹笑得更开心,“没办法,近朱者赤。”

    接着,张映冬远远看到谢舟和林阳曜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张映冬心想,兴许自己也会和以前不一样,可能会变得更喜欢林阳曜。

    【番外完】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恭喜我们林保镖!祝福我们张映冬~

    故事也到这里结束啦~!

    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!!

    我们新文见!么么么啾~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Sunny89、小梦的糖窝窝 1个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