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52章 二更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许佳宁对陆衍行的圈子无感, 但和萧成相处的不错。

    许佳宁老喜欢从萧成那里翻出点陆衍行的老底出来。

    “陆衍行, 没想到你居然会干架。”许佳宁听萧成说陆衍行高中那会混的很, 三五天就出去和人干架,俨然是校园一霸。

    陆衍行皱着眉,摸摸许佳宁的脑袋, “都过去的事情了,提起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陆衍行现在想起高中的事情, 总觉得挺幼稚的, 他好不容易压在了箱底, 结果又被翻了出来,以往那些鲜明的记忆又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, 你这瘦胳膊细腿的居然这么能打。”陆衍行人长得精瘦,又绅士儒雅,谁能想到他以前居然轻松,一对五, 还能完胜。

    陆衍行单手撑着下巴, 眸光微转, 漫不经心吸气, “怎么,我看上去有那么弱吗?”

    许佳宁认真点头, “我以为你这幅身板, 一个人都打不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陆衍行嗤了一声,想当年,他还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不会打女人。”许佳宁小心翼翼问。

    以前, 她觉得陆衍行生的精致,怎么会做打人的事情,但现在知道了陆衍行以往的事情,许佳宁这才知道陆衍行不仅会打人,还很厉害,许佳宁就些怕了。

    她还真怕在有矛盾的时候,被陆衍行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一顿。

    陆衍行不清楚许佳宁怎么就联想到这档子事情了,满头黑线,“我哪里敢揍你,只有揍我的份。”

    许佳宁想想也是,陆衍行要是真的敢动手,她就跑回娘家,再也不回来。

    陆衍行的朋友高世远来南城,特地就是来看陆衍行的这位女朋友。

    他可是期待许久了。

    陆衍行做东,在南城最高档的饭店订了包厢。

    许佳宁自然也跟着陆衍行,坐在他的边上。

    高世远早就听闻陆衍行这个女朋友许久了,他看陆衍行的心思都在这女友身上,还以为这女友跟个小妖精一样,所以才把陆衍行管的死死的,结果今天一看,很漂亮,但跟妖艳完全沾不上边,就是一清纯佳人。

    高世远戳戳陆衍行的肩膀,递上一根烟,“这就是你之前口中所说的小孩,你这不扯淡吗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高世远早就猜到了之前给陆衍行打电话的,肯定就是陆衍行身边坐着的这位。

    他当时想着称得上小孩的,年龄也就十岁上下,结果人家都二十多了,陆衍行还好意思叫人小孩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,你听错了。”陆衍行不认账了。

    “陆衍行,你要不要脸。”高世远眨眼,第一次知道陆衍行还会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要脸,只是我从未说过这句话,你可不能诬陷我。”陆衍行神色淡定,根本就分辨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。”高世远吸了一口烟,目光移到了许佳宁的身上。

    许佳宁一看就是简单乖巧的人,萧成笑眯眯的喊了句,“小嫂子。”

    许佳宁微愣,被年龄比她大了不少岁的人喊小嫂子,心里头特别不自在,尴尬笑笑,“高先生,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    许佳宁声线本就软糯,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更显得拘谨,小心翼翼的模样,让高世远想起了家里的萌宠,他心情挺好,解释,“我们中,陆衍行最老,叫你嫂子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高世远特意用了个老字,听的就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高世远,你不会说话,就闭嘴。”陆衍行岂能听不出高世远口中的含义,指明了骂他老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啊,”高世远玩世不恭的语气。他拍拍陆衍行的肩膀,建议,“要不,你也去去美容院,做做护肤,不然老的太快,过几年,一不小心,就真差了一个辈分了。”

    陆衍行手臂勾着高世远的脖子,稍用了点力,往下压了压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说,行了。”高世远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陆衍行像是真的被这句话气到了,原来打算不喝酒的,非要和高世远拼酒。

    直到高世远喝高了,摊在了桌上,才罢休。

    高世远自有人送回去,陆衍行拉着许佳宁离席。

    能把高世远喝趴下,陆衍行喝的自然也不少,浑身上下都是浓郁的酒味,只是相比较已经呼呼大睡的高世远,陆衍行的神智还算是清醒。

    许佳宁怕陆衍行突然倒下,赶紧搀着,“你走慢点,万一摔着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平时这话很正常,但今天被高世远的话一刺激,陆衍行的神经有点不正常,他弓下身子,认真的看着许佳宁。

    一身浅黄色的羽绒服衬的她娇俏明艳,看出的年龄,只会比实际上的小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也嫌我老。”陆衍行眸色沉沉,按着许佳宁的肩膀,呼出的气息灼热。

    以前他会拿这件事,开个玩笑,但今天被高世远一刺激,他就真的开始想这件事,真怕自己突然就变老了,配不上许佳宁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嫌弃过你老。”许佳宁觉得陆衍行是不是太明显了,人家那明显就是开玩笑的,他就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陆衍行现在的脑子在酒精的刺激下,已经无法做主,他钻到了这里头,就出不来,他晃晃许佳宁的肩膀,沉下嗓音问,“那你喜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看着陆衍行喝醉后可怜巴巴的模样,许佳宁不跟他计较了,她踮起脚尖,在陆衍行的唇上印上吻。

    “我会一直喜欢你,行了。”

    跨年,许佳宁和陆衍行两个人约好了,早点回来,一起过节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第一个节日,便打算出去过。

    陆衍行回来的已经很早了,但是现在白日的时间段,五六点天就已经很黑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天气冷,别想着穿毛呢外套,今天穿羽绒服。”南城最近被冷空气笼罩,气温一度降到了零下好几度,陆衍行现在只需要许佳宁注意保暖,想要保暖,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“那会很显胖的。”许佳宁拉下了脸。

    “胖也比感冒好。”陆衍行语气强硬,不容置喙,一口否决许佳宁想穿的所有的衣服,只给给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。

    许佳宁哼哼唧唧,再不满也得穿着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啊?”许佳宁出门,挺茫然的。

    “先去吃饭。”陆衍行敲定了主意,找了一家火锅店。

    冬天天气冷,就数火锅店的生意最好,锅底热气腾腾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想来这里。”许佳宁涮了几片羊肉,盯着陆衍行,他感觉陆衍行现在是越来越懂她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前两天,你提过,我就记着了。”陆衍行记得许佳宁说过的每一句话,这事自然也就记在心上,有时间出来,便带她来吃。

    许佳宁嘴上没说什么,但是被人搁在心上的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吃完火锅,两个人从门口出来,刚想要去取车,突然看到有人围着车子拍照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的比较迟,看到路边临时走了一辆车,就停了过去。

    停车是很正常的行为,但一辆超级豪车,难免就有人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围着车子的是两个身材高挑的女人,即使寒风冷冽,依旧把大腿露出来,上身皮草,下身黑色小皮裙,看着挺时髦的,只见她们两个人拿起手机,对着豪车自拍起劲的很。

    两个人估计车主还没过来,高兴地聊天。

    “待会,要是个男人,你可别跟我抢,这男人我钓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给你,说不定人家对我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刚钓了个开宝马的,惦记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“宝马能跟劳斯莱斯相比吗?你当我傻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为着开劳斯莱斯的男人吵起来,许佳宁调侃,“你看,有人争着钓你,你看你喜欢哪一个。”

    陆衍行皱眉,嗓音不悦,“我哪个都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陆衍行拽着许佳宁的胳膊,往相反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你不开车了?”都几步路的距离了,陆衍行居然不去取车了。

    “不开了,”陆衍行想想自己的车子被那两个女人摸来摸去的,就很不舒服,更别提听到那两个女人的言论了,索性,直接放弃了取车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气真高。”许佳宁有意无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该高兴吗?”陆衍行掐着许佳宁的手,阴测测的,他毫不客气揭穿那两个人的真实想法,“我看比起我这个人,那辆劳斯莱斯他们更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。”许佳宁也认同。

    两个人没立刻回去,先去看了场电影,消磨了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还不回去?”许佳宁觉得陆衍行今天有些奇怪,非拉着她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“第一年跨年,我们至少也要等到第二年的第一秒才行。”陆衍行看了眼时间,还有十几分钟,总不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非要在这里等,”许佳宁不明白,为什么陆衍行非要执着在闹市区等,还是站在外头吹着冷风等,坐车回家,在家里跨年不是也一样吗?

    “我喜欢人多的地方,一起跨年。”陆衍行随意找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就瞎掰。”许佳宁从一开始就知道陆衍行这个人讨厌嘈杂,怎么可能喜欢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看电影的时候,许佳宁喝了一大杯的奶茶,现在消化完了,想上厕所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陆衍行抓着紧紧的,不给许佳宁走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只是去上个厕所。”许佳宁越发觉得古怪,就几分钟的时间至于吗?

    “待会再去,我不想最关键的时候,你在厕所。”陆衍行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许佳宁心不甘情不愿,但也只能憋着,她心里嘀咕,不就跨个年,置于搞得那么隆重吗?连上厕所都不给人上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不就是那一瞬间的时间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却从未想过,在跨年的那一瞬间,她在漆黑的夜里,见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烟花。

    那绚烂的烟花,在夜空中,写满了我爱你。

    陆衍行这一波操作,都上了热搜。

    这动机太明显,俨然就是豪门大佬花重金在跟某人求婚。

    网络上猜测能让大佬花大钱,求婚的,那肯定是绝代佳人,八成是当红女明星,甚至都有人例举了几个有可能的当红艺人,但都没人敢承认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陆衍行,是不是你干的。”萧成用屁股想想也知道,舍得花重金,只为讨喜欢的人的欢心的,也就是陆衍行舍得了。

    陆衍行看着收到的短信,直接忽略,他没好心情到和人分享私事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”陆衍行低声在许佳宁耳畔呢喃,这可是他等了好久,才找到的特殊时间。

    他想跟许佳宁表白,并且告诉她,他想陪着她过完一年又一年。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许佳宁的声音小小的,耳根子粉粉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家。”陆衍抓着许佳宁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兜里,拉着她穿过人群,去路边打车,回了家。

    陆衍行在里头洗澡,许佳宁躺在床上刷着微博,不出所料,网上讨论的都是那烟花的问题。

    底下一群人在评论,羡慕被大佬高白的人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羡慕吗?”许佳宁不太明白其他的人想法。

    陆衍行从浴室出来,头发半干,穿着一条平角内裤就出来了,腰腹精瘦,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。

    许佳宁砸了一个枕头过去,“你就不能穿件衣服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衍行现在越来越不要脸了,经常洗完澡就不穿衣服,就穿着个裤头到处乱晃,这还是冬天,搁在夏天不是一回来就要脱得光溜溜的,一个大裤衩过夏吗?

    陆衍行接过了枕头,面上委屈,“我习惯了不穿衣服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你就是扯淡。”许佳宁分明记得,陆衍行也就是近来才有了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扯淡,现在我就是喜欢这样睡。”陆衍行不依不饶,掀开被子,钻进了被窝,也不管许佳宁的意愿,直接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细腻柔滑的皮肤贴在许佳宁的身上,陆衍行的体温很高。

    许佳宁很不舒服被陆衍行这个大火炉抱着,在被子里扭啊扭,扭了半天,被陆衍行按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让我一直僵着,”许佳宁眨眨眼,过了觉点,睡不着,现在又被陆衍行搂的紧紧的,更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可以挪动身体,但是你出了事,我可不负责。”陆衍行抓着许佳宁的手移到自己坚实的胸膛,看着他深沉的眼,微动的喉咙。

    许佳宁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她浑身僵硬,面露窘态,对男人不算了解的她,完全忘了自己的身边,睡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动了,”许佳宁绷着身体,攥着被子。

    可是,人的神经总是绷着,就更睡不着觉了,身后就是陆衍行,他似乎也不好受,呼吸略显急促。

    许佳宁想着要是这种状态,以后就别想睡觉了。

    陆衍行身上发烫,紧贴着许佳宁的身体,她尴尬问,“你是不是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。”陆衍行咬牙启齿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他是看的着,吃不到,天天在痛并快乐着,只是这滋味确实不好受,每次许佳宁都睡着了,他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男人,我不太懂。”许佳宁声音弱弱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去洗澡。”陆衍行欲望按压不住,又不能伤到许佳宁,只能起床去卫生间冲凉。

    浴室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,许佳宁想着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,虽然没有办结婚仪式,但他们的确是夫妻,而且,她真的喜欢陆衍行。

    想通了之后,许佳宁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

    陆衍行从浴室出来,舒服了不少,他钻进被窝,想着自己还是老实点睡觉。

    与其想有的没的,不如等半年之期,这么长多年都下来了,陆衍行觉得再等等也无妨。

    陆衍行怕自己再难受,索性背着许佳宁睡。

    许佳宁眨眼,她这才刚做好心理准备,陆衍行怎么就不愿意碰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睡啦?”许佳宁嘀咕。

    “都几点了,为什么不睡。”回来的时候,时间就已经不早,再不睡,天都快亮了。

    陆衍行六根清净了,许佳宁就郁闷了,她的性子有点急,想好的事情,突然不做了,反倒是烦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再说,这段时间,她闲的时候,偶尔也会想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其实,到了年龄,她自己也会想这方面的事,有点怕,但是又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许佳宁去戳戳陆衍行的后背,陆衍行睁开了眼,“有事?”

    黑屋子里,谁也看不到对方的神情,更不可能看到脸红了,许佳宁索性厚了脸皮,“你要不要做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陆衍行翻过身,开始有点儿没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那事很久了。”许佳宁的脸颊发烫,声音很低,但屋子安静,可以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陆衍行顿时反应过来,顿悟的他,高兴地的像个毛头小伙。

    对于这事,他确实是肖想许久了。

    “要做,快做。”许佳宁声音急躁。

    陆衍行的头埋在许佳宁的颈窝,听着许佳宁急哄哄的语气,低笑,“这事,可急不了。”陆衍行想开灯,看清楚喜欢的人动情的每一个瞬间,许佳宁脸皮薄,怎么都不肯。

    陆衍行撑着身体在许佳宁的身上,细密的吻落在许佳宁的唇上。

    以往他们也曾亲吻,但是这次陆衍行却更霸道了,他攫取了许佳宁的嘴唇,不轻不重的咬,许佳宁浑身发软,陆衍行的吻渐渐从她的唇上,下落到锁骨。

    许佳宁被吻的晕乎乎的,根本就无法思考,只好被动的承受着陆衍行所有的爱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许佳宁从床上醒来,看着身边精神抖擞的男人,上去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踢我干什么?”许佳宁的是看准了踹的,正好踹到了他的腰上,陆衍行摸着自己的腰,一脸心疼,以后还得靠这腰享受幸福生活呢。

    许佳宁涨红了脸,她瞪着陆衍行,生气的很,“昨晚,谁叫你让我那么疼。”

    许佳宁都快痛死了,但陆衍行就是不肯停下,最后还是她哭惨了,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第一次,都这样,我没办法,多做做就好了”陆衍行很无奈,但责任人是他,他还是得负起责任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给你打,让你满意为止。”陆衍行凑上了脸。

    许佳宁恨不得视线杀死他,恶狠狠道,“打你,我还手疼,但以后这事,你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明天上午九点正文完结!养肥党可以看了奥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