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82章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谁扔他了?

    顾以安此刻的思绪很混乱。

    她并非猜不出陆子泽的意图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猜出来了, 所以她现在完全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但她的掩饰能力向来好,顾以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有那么好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自己冷静的声音在询问对方,“你想要什么名分?”

    顾以安自己都有些诧异自己的声音里透露出的冷静。

    陆子泽笑了笑, 声音温柔地像是蕴藏着无限的情意, “我看男朋友这个称呼就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阳光被轻薄的窗帘拦在外面。

    日光灯的冷光打在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气氛太好, 好到让人根本无法拒绝他的话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或许有着有趣的可能。

    顾以安轻声道:“我也觉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似乎依旧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桌上的手机挂饰小棺材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流淌在空气中的气流依旧升温。

    顾以安察觉困住她的手臂松开了。

    她立即后退了半步, 只是马上又被人牵住了手。

    冰凉从手上传来。

    但是顾以安却觉得让她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顾以安没有再动了,她看似很镇定地抬起头, 看向了陆子泽。

    陆子泽正笑着注视着她,神色温和, 仿佛对她可以有着无限包容。

    他见顾以安敢看他了,开口道:“书上说,表白成功之后, 可以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顾以安听着他的话, 思绪却有些偏移, 她觉得这时他的眼睛里仿佛盛着星光。

    陆子泽像是之前那般征询着顾以安的意见, 语气里有着好奇和试探, “那我可以亲你了吗?”

    亲?

    顾以安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她猛地缩回了自己被牵住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!”

    刚上任怎么可以?

    顾以安想冷静都无法冷静。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顾以安再看陆子泽, 他的神色里明显有着失落与些许委屈。

    空气之中也仿佛弥漫着静谧。

    顾以安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陆子泽其实不是人, 他应该是不懂这些的。

    她可以慢慢教他。

    顾以安犹豫一下,道:“这件事要等等的。”

    等她更习惯陆子泽的存在。

    陆子泽听了顾以安的话,随即, 人形的他消失了, 一个笔记本出现在了书桌上。

    顾以安看到笔记本形态的陆子泽出现, 不得不说是真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都怕面对陆子泽的人形了。

    正当顾以安这般想时,她看到了书桌上的笔记本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纸张上一行字浮现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安安要开心。”

    陆子泽太自觉道歉了。

    顾以安都不知道他从哪里学会的哄人。

    但她看着笔记本上的字,方才的些许尴尬情绪终于是消退些。

    顾以安笑了笑,道: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刚刚那个请求太突兀了,其实陆子泽还真没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顾以安说完,视线还是略微闪避地从笔记本上移开。

    因为在现在这个笔记本,是她的男朋友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顾以安这视线一移动,她顿时注意到了地面上的异常。

    地面上有着成片的血迹。

    那血迹像是一滴又一滴的鲜血连着滴成的一滩。

    造成这些血迹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,就是刚刚那个拿着人肉,想让她吃人肉的吊死鬼!

    顾以安的好心情一瞬间消失了,她冷静下来,淡淡道:“吊死鬼,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房间里没有吊死鬼的鬼影,但顾以安敢肯定这家伙绝对在这间房里。

    顾以安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一个极为难听偏偏又很谄媚的男声响起,“王妃大人,您找小的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一只可爱又萌态的晴天娃娃飞到了顾以安的眼前。

    它有着可爱的白色圆脑袋,和与脑袋相比的大裙摆的下半身,看起来十分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不过,顾以安是不受半点影响的。

    她还是记得刚刚吊死鬼拿着人的大腿让她吃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顾以安眼神示意吊死鬼看向地上的血迹,道:“把它清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王妃大人,包在小的身上。”吊死鬼一口承诺。

    顾以安看了看地面,再看了看书桌上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房间都是血迹,吊死鬼没清理干净之前,顾以安不想在这里再待着了。

    更别提房间里还有个笔记本形态的陆子泽,新上任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和男朋友相处。

    顾以安看上去镇定淡然,心里其实已经慌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图书馆学习。”顾以安冷静地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变成人形的吊死鬼正拿着拖把对付着地上的血迹,它一听顾以安这话,正准备高兴地说自己也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——”

    吊死鬼噤了声。

    因为它发现顾以安这话并非对自己说的,她的视线是越过它落在了笔记本上。

    吊死鬼默默地低下头,认真拖地。

    顾以安看了眼桌上的笔记本,它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顾以安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陆子泽这可能是给她一个缓冲的时间。

    顾以安也需要适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步履轻松地背上包,带上手机,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随着房门的合上。

    人形形态的吊死鬼拖把一扔,变回了晴天娃娃形态,乖乖飘到笔记本旁边。

    “鬼王大人,您放心,只要是您的问题,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笔记本上空一些黑色的细小文字突兀地飘浮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晴天娃娃形态的吊死鬼认真地阅读完那些文字。

    它当着笔记本的面叹了口气,道:“鬼王大人,小的觉得您就不该问。王妃答应和您在一起,定是喜欢您的。您直接问,让王妃多难为情。”

    “鬼王大人,您听小的一句劝,不用问,直接亲!”吊死鬼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天色微黑。

    八名玩家在小程的带领下到达了那名幸运儿居住的区域。

    小程的神色有些憔悴,她站在卫哥身旁,道:“她就住这一块。上回我和卫哥是在这里碰到她的。但上一次的天色比现在早。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去了,我们要去打听她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软化的态度让众人都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一下子小程就变得像是能进行沟通了,能说人话了。

    女玩家看了小程一眼,又看看小程身边的卫哥。

    卫哥老实憨厚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女玩家知道小程态度的转变可能和卫哥有关。

    小程态度的转变意味着他们的游戏通关少了一个阻碍。

    小程的想法是小程自己的事,女玩家不打算多问她态度转变的原因。

    虽说小程的态度变为配合,但是她还是没有加入玩家的商讨队伍里。

    正当其他七名玩家计划着如何打听顾以安所在时,小程的目光看向了之前她和卫哥找到顾以安的街道。

    一个纤细的身影忽然出现道路的另一端,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同时那个人的身影正好出现在了小程的眼里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生。

    气质清冷,五官漂亮精致,美到惊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小程也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们不用找了。她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议论中的玩家大部分没有注意小程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有卫哥和女玩家听到小程的声音抬了头。

    “啧,正啊。”卫哥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他立即被小程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女玩家眼里有了欣喜,“她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小程听到女玩家的声音,没有之前的排斥,她再次看向那个身影,“对,她就是那个幸运儿顾以安。”

    小程确认了人,她的目光往下,扫到顾以安的手腕处。

    她的手腕纤细白净。

    只是,是空的。

    小程愣住了。

    顾以安手腕上那个上一次挡住她匕首的手链去哪里了?

    小程这般注视时,被她看着的顾以安发觉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顾以安是特意磨时间磨到这个点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她说实话,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陆子泽,也不知道如何同他相处。

    当然,顾以安记得上一次自己回来路上被人袭击了。

    她对此并没有太担心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是神的游戏。

    神都是她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她担心什么都不用担心自己有事。

    顾以安察觉到了路上有人注视着自己,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上回袭击她的那一男一女,这回那一男一女还带来了同伴。

    这是想要围攻她?

    顾以安略微困惑地想。

    正当她这般想时,那一男一女身后走出了一个看上去亲切大气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女子带着笑,落落大方走过来和顾以安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帮人传达一个愿望的。”

    顾以安对年轻女子笑了一下,以示友好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目光还是看了一下自己上次遇到的那个袭击自己的女性。

    那位女性发觉了她的视线,低下了头,似乎不想和她过多对视。

    既然那位没打算和上次那样袭击她,顾以安也没去和对方计较。

    她看向这位主动向她搭话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道:“非常感谢你愿意听我讲述它。请问你记得去年有个全班去山里旅游的班级吗?”

    顾以安怎么会不记得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没有进入神的游戏之前遇到的两次诡异的事情,第一个就是这件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道:“他们发现了村民伪造的山神,被村民谋杀了。”

    顾以安镇定的神情里出现了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她的同学们是真的触犯了山神,结果他们是被谋杀的?

    顾以安相信年轻女子不会无缘无故跑过来告诉她这些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说的应该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真相让顾以安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人比鬼怪更恐怖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顿了一会,等顾以安反应过来,这才道:“我转述的是那些同学的愿望。他们想全班一起看日出。”

    顾以安一怔。

    时隔将近一年。

    她从陌生人的口中得到了来自当初全班同学的愿望。

    顾以安的思绪飘回了自己的高中。

    她记得的。

    她记得那时班上人说要毕业旅行,全班都要在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闺蜜在知道他们要搭帐篷在那里住一晚时,说要和她在同一个帐篷。

    有些人活在回忆里,永远不会褪色。

    顾以安看向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她猜到他们是谁带来的了。

    会这样解决她身边事情的,只有神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应该是玩家。

    顾以安忽然回想起了自己之前在考场里,看到的草稿纸上的黑字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第八场游戏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局和她有关的游戏。

    顾以安微笑道:“谢谢你们。这个愿望我收到了。我会去和他们一起看日出的。”

    在顾以安说出这句承诺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她的视野里,这些人的身影几乎是同时转淡。

    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任务完成,他们通关了。

    顾以安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,周围空空的,这个时间段的街道异常巧合的没有什么人来往。

    顾以安也就看着空气,好奇地询问:“我的通关是去见他们吗?”

    她知道神是肯定听得见的。

    顾以安问出这句话后,在她的身边,突然多了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来人俊美温和,是陆子泽。

    陆子泽眼里带着笑意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以安直觉陆子泽的微笑肯定有问题,她想后退一步,但是可惜陆子泽没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陆子泽抬手,按住了顾以安的肩膀,让她不能移动。

    旋即,顾以安听到了陆子泽温和的声音,离得极近,就在她耳畔,“也可以不去,你亲我一下,我放你通关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