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三百三十五章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白灼眸底杀意凛然,冷冷看着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还敢动她?”

    “笑话。比起同我家实力相当的白家,我更害怕死了的朱邪倾尘呢,所以,白老弟节哀吧。”

    眸色一狠,便是要砍掉人拽拉着的缰绳。白灼一手紧紧抓着缰绳,一边同人打斗!

    “戚长山!朱邪倾尘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不惜要为一个废人来得罪我白家!”

    戚长山持刀步步紧逼,眸色阴冷冷笑。“好处没有,可不杀了她,坏处不少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在这,你休想杀她!”

    “我堂堂浮生谷少主,可不会把你放在眼里!自然杀了你,也不是什么难事!”

    两人又要交手,就在这时漫天飞舞的火箭雨朝两人飞来!来势凶猛!

    两人面色一变,这要被射中可就成了筛子了!!!

    戚长山锁眉,即刻飞身躲开!然而转头一看,却见白灼冷眸,一手死死抓着棺材上的绳索,一手持剑准备抵挡住这箭雨!显然不打算放开!

    “找死的玩意!你要是真交代在这,你那几个哥哥姐姐还不得杀到我浮生谷闹事!我娘会宰了我的!”

    戚长山可没真打算要了这白家少主的命!他是不受宠的独生子,干不过人家一堆受宠的弟控的哥哥姐姐!!!

    终是咬牙一刀斩断了人手里死死拽拉着的缰绳!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将人给硬生生拽拉躲开!任凭那被火箭插满的棺材慢慢从悬崖下挪去!!!

    棺材顷刻被密密麻麻的火箭射满,火势迅速熊熊燃起,赫然成了一具火棺,悬挂在山崖边上摇摇欲坠!这不摔死也得烧死!

    戚长山颇为吃力的死死揪住要去救人的白灼,锁眉凝视着山崖口愈烧愈旺的那口棺材眸色阴沉。

    咔擦——悬挂在山崖上的棺材开始向下倾斜,眼看着就要滑落坠入下方的万丈深渊!

    赶来的一行人敛眉沉眸看着,未语。

    啪啦——灵柩下的断树枝终究因为承受不住重量,轰然掉落入悬崖!

    “池倾城!!!”白灼沉喝着要飞身抓去,被戚长山给死死拽拉住!只能眼睁睁看着灵柩朝下方坠落!!!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只见一道人影犹如闪电般从箭雨中不要命的飞身而来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一支支密密麻麻的火箭朝悬崖边的司徒青云射杀而去!!!

    “住手!!!不准放箭!!!!”

    司徒廷昊一声沉喝,朝侍卫们怒喝!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晚了!密密麻麻的箭雨气势汹汹朝人射杀而去!!!

    赶来的阿月望着那中了一箭的司徒青云,心里咯噔一沉,手中的剑猛然握紧。司徒廷昊更是整张脸都变了颜色,阴沉得可怕一声怒斥!

    “青云回来!!!!”

    中了一箭的司徒青云锁眉没说话,穿梭在密密麻麻的箭火中,纵身一跃跳下了山崖!

    “青云!!!!”

    司徒廷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朝那山崖飞跃而去,整个人心头猛然一震,僵愣在原地待回神疯了一般即刻飞身朝人追去!!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棺材内,阙玥感受着迅速下降的躯体,痛苦的呼吸着,释然的慢慢合上了双眸,热乎的泪水滑颊而落……

    司徒青云……永别了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随着轰隆一声剧烈轻响,灵柩盖被人一掌拍开了,周围一片黑暗忽地明亮起来。刺眼的晨曦猛然照进双眸,寒冷的北风争先恐后涌入棺材。

    紧接着头顶上方一个熟悉的玄青色的身影闯入眼帘!

    阙玥抬眸愣愣看着飞身追下的司徒青云,下一刻泪水溢出眼角,哭了……

    “司徒青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阙玥,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阙玥抬眸看着人,一双灰红色的眸子已经填满了泪水,喉咙沙哑哽咽摇头,笑着笑着哭了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眉头紧蹙凝视着棺材里泪眼朦胧看来的女子,俯身一把轻轻将人拦腰揽入怀内,顺手将棺材内的那颗头颅一把捞起!

    “好了,不哭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青云双手紧紧抱住人,眸色微沉,足靴轻点借助迅速下落的棺材,径直往山崖下方坠落而去!

    峭壁陡峭,乱石峥嵘,寒风呼啸,山崖下方阴的阴风呼嚎,凌乱的树枝纵横交错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将阙玥紧紧搂在怀里,将人护得严严实实的,没有受到一丝伤害,凝眉,抱着人径直往下方迅速下落。

    “你会被我害死的……”眼看离那黑乎乎的远远的地面愈来愈近,靠在人怀里的阙玥开始害的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们迅速下降……下方这次没有河流了……她要害死这人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害怕,我们都会好好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青云朝人笑了笑,凝眉看着下方愈来愈近的地面,敛眉。将人的脑袋轻轻按在自己的胸口,沉眸。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,马上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忽地一个翻身护在了人身下,将人用氅衣包裹得严严实实,紧紧抱着人。

    下方一片一望无际的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森林处,高空中忽地狠狠砸下一道黑影。

    砰!!!!粗壮的树枝被狠狠砸断,轰然作响,灵柩狠狠砸在了雪地里,愣生生砸出一个大坑,灵柩陷入去了雪里。

    紧接着只见一道青影迅速从高空摔落下,狠狠砸在了下方的茂密高大的树木上,从高处不断往下迅速坠落,速度之快。

    咔擦——!!咔擦!!!哗啦!刷啦——

    树枝剧烈断裂的声音接连不断的传入耳朵内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阙玥靠在司徒青云怀里,听着耳畔噼里啪啦树枝断裂的声音,其中夹杂着血肉被刺穿的声音,鼻尖萦绕着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泪水吧啦吧啦的不停往下落,咬唇乖巧靠在人怀里没有吭声,身子颤抖不停着小声啜泣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双双扑通一声落在地上身,身下的人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痛苦压抑轻唔。然而两人都并没有立刻从地上起来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察觉到怀里阙玥的颤抖,笑着轻轻拍了拍人的脑袋,调侃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。看,我们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阙玥趴在人怀里,迟迟没有抬头,身体却是控制不住的颤抖了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见人如此模样,苍白的面色顷刻有些难看,不免有些焦虑的将人扶起一番打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伤着哪里了?还是吓着了?”

    “司徒青云……”

    趴在人身上的阙玥缓缓抬头看着人,眼泪哗啦哗啦控制不住往下掉落。只见人好好的一张脸此刻已经被树枝划伤不少伤口。

    阙玥目光落在人肩膀处,眼眶红了,只见一根坚硬的树枝狠狠贯穿了人的肩膀,树枝被雪染红了,肩膀处鲜血哗啦哗啦直往下流。

    阙玥咬唇看着人,泪水终是控制不住吧啦吧啦直往下掉落。

    阙玥不敢想象,这人后背究竟伤成了什么样!

    光是看着这人躺着的身下已经被染红的白雪,阙玥就看着害怕,痛苦,心如刀割,说不上来的痛苦窒息感,同在棺材里的那种在窒息感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一时半会倒是确实有些不能起来了。看着趴在身上咬唇强忍着小声啜泣的人,终是无可奈何一笑。颇为吃力的伸手将人的脑袋轻轻的按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“罢了,歇一会儿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阙玥点了点头,乖乖趴在人的身上,安静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雪花纷纷扬扬洒下,洒落在了雪地里两人的身体上,为两人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被。

    天很冷,可是相拥的两人拥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小温暖。

    阙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,更不知道司徒青云什么时候将自己带了离开了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周围很暖和,很热乎,仿佛置身于暖炉之中,感受不到一点的严寒,温暖得让人不想醒来。

    耳畔是噼里啪啦的柴火燃烧的声音,一抹温馨的橘黄色暖光一丝丝隐隐渗入眼里。

    阙玥缓缓睁开了眼睛,头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山洞。阙玥再环视四周,发现自己如今是躺在之前的灵柩里。

    阙玥有些呆呆的看着灵柩,看着脑袋侧放着的一个锦缎袋子,阙玥知道里面装的是阿尘的头颅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在雪地里吗?司徒青云呢?!?

    司徒青云?!!!

    而司徒青云此刻正靠坐在灵柩旁,双眸紧闭,一动不动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阙玥愣愣看着人,想起了他们坠落山崖的最后一幕。

    “司徒青云……”阙玥尝试着轻声呼喊了人一声。然而司徒青云并没有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阙玥又试着将声音放大了一点叫唤了人一声。可司徒青云还是没有回答自己,仿佛整个人睡着了听不见一般。

    阙玥愣愣看着人,望着靠在棺材上一动不动的司徒青云,心脏骤缩,莫名漏了一拍,说不上来的害怕恐惧,赶忙挣扎着要从棺材里爬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力不从心,那只折了的手才稍微动了动,一股剧烈的疼痛当即席卷全身上下,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整个人当即又狠狠的摔回了到了灵柩里,登时一声压抑痛苦轻嘶从唇齿间溢出!

    这时靠在棺材旁闭目养神的司徒青云听到灵柩里的动静,倏地睁开了冰冷淡漠的眸子,转头朝人看来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俯身望着棺材里的眉头紧蹙的女子,正要开口询问怎么了。却是整个人愣怔住了!

    只见棺材里的女子咬唇看着人,一只手死死扒住棺材边沿,眼眶通红,泪水不停的往下掉落,仿佛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司徒青云见人这副模样,吓坏了。赶忙俯身凑近人一番细细查看,凝眉上看下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又哭了?身上的伤口又痛了?还是饿了?冷了?”

    棺材里,阙玥红着眼睛看着人,想要强忍泪水,可泪水还是控制不住的不停从眼眶里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阙玥咬唇撇开了头看着棺材内,声音颤抖痛苦,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你不回我,我还以为你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司徒青云闻言,整个人猛然顿了顿,敛眉看着棺材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,那张素来淡漠的容貌如今浮现了一抹无可奈何的宠溺笑容,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会护着你,怎么会抛弃你不管呢。”

    望着棺材里泪眼婆娑的女子,蹙眉抬手温柔的拭去人眼角的泪水。目光凝视着人的那撞得淤青发紫的额头,眸色阴沉,口吻依旧冷淡却是试着极力温柔。

    “额头,怎么弄的?很痛吧?”

    阙玥哽咽看着人,如实道“棺材闷,我难受,用头撞的。”

    司徒青云闻言,眸色阴沉,眼眸里划过一抹自责。抬手替人轻轻揉着额头,“抱歉,是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来了。”阙玥咬唇看着人摇了摇头,泪水控制不住吧嗒吧嗒直往下掉。

    早点晚点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来了。

    司徒青云趴在棺材上,不厌其烦的用袖子给人一点一点擦拭着眼泪,面色平淡却是难掩饰的宠溺,口吻些许调侃无奈,笑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爱哭鬼?明明坚强的如同没有弱点一般,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打倒你一般。果然,其实很脆弱呢。”

    阙玥泪眼汪汪看着人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过都是些皮外伤罢了。比起在军营受的伤,这些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阙玥咬唇看着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来,饿了吧?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人说着起身走到柴火旁,将已经差不多烤好的香喷喷的兔肉撕下一小块,一点一点耐心的喂给阙玥吃。

    阙玥沉眸看着面前的男子,眼眶微润,心里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这样的温暖她还能贪恋多久?这人会慢慢的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的……她开始舍不得了……可她终究要死了,而他也终究会把自己忘记。

    他们,到头来终归两相忘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阙玥的鼻子酸溜溜的,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“司徒青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阙玥咬唇看着人,吃过了一口兔肉,红了眼睛,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,夜幕降临,两人就此待在了此处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都有伤,且不说如今山中是否安全,就凭两人这般,只怕一时半会也下不了山。而这山下地势广阔隐蔽,就算山上的人前来搜索,没个一天两天是搜索不到的。

    至于阙玥身上的丝蛊,用水玉的话来说,倒也是走运。

    之前姜婆婆在野狼谷石林下的毒药,好巧不巧能克制住这丝蛊一时半会,恰好也能控制焱王手中的母蛊。

    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